电影配乐的神话Ennio Morricone

意大利国宝级配乐大师Ennio Morricone是当代最受欢迎与备受敬重的电影音乐家,风格跨越爵士、流行、前卫、古典及最著名的意大利西部片风格,40多年来,累积的电影/电视音乐作品超过500部,合作的对象囊括当代最知名的大师级欧、美名导。莫利克奈的音乐创作让他五度入围奥斯卡最佳电影原著音乐项目,同时也为他赢得无数的奖座,包括2座金球奖、1座葛莱美奖、5座英国影艺学院奖、6座意大利电影奖、8座意大利国家影评学会奖。

2001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中,上台演奏奥斯卡得奖音乐作品「卧虎藏龙」的马友友遇见了以「真爱伴我行」入围的Ennio Morricone。这次会面后,Morricone开始思考自己的电影音乐以大提琴为主角演出的感觉。当Morricone最具情感的浪漫电影音乐,与马友友充满生命悸动的大提琴偶然邂逅,谱成大提琴与电影乐章共舞的【马友友的电影琴缘】–两位不同领域的音乐人燃烧音乐情感的美丽之作,也成了两人永生难忘的美好合作经验。

【马友友的电影琴缘】专辑中,Ennio Morricone重新为「海上钢琴师」、「新天堂乐园」、「教会」、「四海兄弟」、「真爱伴我行」、「黄昏三镖客」、「铁面无私」、「越战创伤」、「狂沙十万里」、[嘉莉珐夫人]、[摩西传]、[马可波罗]这些跨越半世纪的电影音乐创作重新编排全新的管弦乐编曲,Morricone保留了原乐章的结构,同时为马友友的大提琴编排乐章情绪的切入点,让马友友跟他的大提琴有最精彩的挥洒与表达的空间。而马友友在演绎过程中,一再地赞叹这些旋律带给他的震撼与内心的非凡感动,在这样的心情下,马友友捕捉Morricone旋律的情感,不但与旋律本身演出精采的对位,更释放出如慕如诉戏味十足的琴音,无论是「教会」里那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慨叹,还是「黄昏三镖客」中紧绷的江湖霸气,我们彷佛又笼罩在莫利克奈那种揉合意大利豪迈情怀与前卫音乐的创作思维的空间,并再次体验到电影音乐捕捉影像灵魂的精髓。而大提琴音特有的音色,更为每首曲子增添了深入内心的浪漫伤怀。

这个前所未有的梦幻合作,由Morricone为马友友亲自指挥罗马交响乐团伴奏演出。Morricone盛赞,马友友为大提琴与管弦乐之间创造了一份情同手足的深刻情谊,而这些乐章在大提琴演奏下,更是依然保有每一部电影原来的情境气氛。在与Ennio Morricone合作过后,马友友以简单诚挚的话语赞美这位传奇的配乐大师–「对我来说,你就是一位伟大的音乐家。」

 

下面介绍一下Ennio Morricone。

 

      意大利电影配乐大师Ennio Morricone现已76岁高龄了,他是电影史上最富盛名的配乐大师,我们已经不知道他具体编写创作了多少部电影的配乐,大概是500多部吧,几乎任何风格的电影都有他的创作足迹。所以当我们被他神奇的电影音乐所感染的时刻,让我们记住这个伟大的音乐家的名字—Ennio Morricone。
  他创作的音乐风格极其多样化,种类可谓繁多至极,从古典、爵士到电子、摇滚都在他的音乐作品中有所体现,他曾因《天堂之日》(Days of Heaven)、《教会》(The Mission)、《铁面无私》 (The Untouchable)、《豪情四海》(Bugsy)四度荣获奥斯卡原著音乐提名奖,今年再度以电影《真爱伴我行》再度荣获奥斯卡最佳原著音乐的提名奖。
  值得介绍的是《教会》(The Mission),这是一部具有重要意义的电影配乐作品,大型管弦乐团的宏伟气势与唱诗班的重叠和声的完美运用在电影音乐历史上影响颇为广泛。《四海兄弟》的风格有点忧伤,正象电影一样探讨人生的深刻意义一样,他采用了排萧作为基调,同样以管弦乐来烘托…
  Morricone的音乐具有深刻的含义和浪漫的气质,更使得他的音乐能够和电影塑造的气氛融合的恰到好处,他尤其注重听者内在感情的细腻变化,让听者内心产生共鸣,而大师对于音乐的深刻理解和把握更令人肃然起敬。
个人简介
      Ennio Morricone1928年出生于罗马,迄今参与制作的各国电影已不下400部,是意大利最多产、最有建树的作曲家,在世界电影界可谓有口皆碑。
  幼年时代的Ennio Morricone是一个莫扎特式的神童,6岁就开始了作曲。12岁,父母把他送入罗马的圣切契里亚(Accademia di Santa Cceilia)音乐学院,让他在作曲系进行了为期4年的正规学习。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他突飞猛进地学完了4年的课程,甚至当时还有报道说这个神童6个月内就掌握了所有知识!不管报纸怎么说,在以极其优异的成绩毕业以前,他还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学他所喜爱的另一门专业——小号。在60年代初投身电影界之前,Ennio Morricone一直致力于管弦乐和室内乐创作。在古典方面所受的正统训练和原来的专业取向,对他日后独具一格的电影音乐创作风格也产生了很大影响。1961年的配乐处女作《法西斯分子》(The Fascist/Ⅱ Federale),使他立刻向世人证明了自己是个天生的电影音乐作曲家。
  对于每一部电影作品来说,凡由Ennio Morricone作曲,其中音乐氛围必然得到不同程度的强化。这一点,甚至是从未意识到电影中音乐元素的存在的普通观众也能感受到的。显然,这由莫里康内作品中的特质所造成。作为一个世界电影音乐的研究者,笔者之所以对这位大师如此尊崇,首先就在于这些特质的非同凡响:他的旋律由于乐思宽广、质朴流畅、极富歌唱性而具有在一瞬间渗透人心灵的强大感染力;他的配器由于构思独特、选材广泛、不落窠臼而使观众闻而不忘,回味无穷;他的配乐手法由于体裁多样、富于独创性而使电影音乐的语汇获得极大丰富,从而使听众(包括专业人士)的电影音乐思维大大拓宽。这些特点,在他60至80年代的作品中表现得尤为突出。
  确切地说,Ennio Morricone与意大利导演赛尔乔·莱昂内(Sergio Leone/1921~1989)自1964年至1984年合作的20年,是两人艺术生涯中的黄金时代。两位奇才怪杰在世界电影史上共同写下了熠熠发光的一页。1964年,莱昂内拍摄了他的第一个三部曲——“赏金三部曲”中的第一部:《一把金币》(A Fistful of Dollars),1966又拍摄了三部曲的第二部:《为了多几块金币》(For A Few Dollars More)。电影音乐史上首次出现的粗砺、潇洒的小号主题和空寂、辽远、漫不经心的口哨独奏,令人耳目一新,给各国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莱昂内于1966年拍摄的这一系列的第三部作品——《好坏丑》(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中,他确立了前两部影片中已初见端倪的“意大利面条”(Spaghetti)风格。影片中的无名枪手代表“好”的一方,其对立面——一个心狠手辣的北方军军官代表“坏”的一方。类似西部片中好人战胜恶棍的公式化结构,经过莱昂内的“意大利化”,出现了第三条线索——一个中间型人物。这是个不好也不太坏的、带有喜剧色彩的“丑”的形象。丑的一方所代表的第三势力的存在,打破了原来的正义必然战胜邪恶,有时也就是英雄必然会救出美女的相对直白简单的程式。在角色由于多员化而使戏剧性得到丰富的同时,影片的可视性、观赏性也大大提高。这次,一向富于求新和实验精神的作曲家又为影片配乐注入了勃勃生机和丰富的内涵。电影音乐史上又首次出现了甩鞭声、由男声合唱出的戏谑音效,以及加弱音器小号怪诞、调侃的音色。
  在6年后的《革命往事》(Once Upon A Time——The Revolution/1972 )中,莱昂内作品里洒脱、戏谑的意味仍有保留,同时一种强烈的怀旧情绪也留存下来。女高音的无言哼呜贯穿在了“往事三部曲”中,成为第二个系列最为显著的风格特征。在1984年的《美国往事》(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中,动人心魄的排萧独奏、“地下酒馆”里的拉格泰姆(Ragtime)风格乐段和弦乐重奏出的岱博拉主题等无不令人重又耳目一新,叹为“闻”止。当男主角面条(Noodles)凝立在车站的蒸汽和烟雾中,失魂落魄地目送女友岱博拉离去时,女高音歌唱家艾达(Edda Dell’Orso)那令人神往和心醉的音色再次悠然飘现……
  莱昂内于1968年拍摄的《西部往事》(Once Upon a Time in the West)中,“好坏丑结构”保留了下来。色厉内荏的大胡子夏延的主题,由幽默调侃的班卓琴演奏。世界观众很难忘记那凄厉哽咽、刺人心肺的口琴声,更难忘那牵动着人类共有的怀旧情结,仿佛飘过了无限时空的女高音无言哼唱。在使得莱昂内——莫里康内的代表作《西部往事》成为不朽名作的诸多因素中,音乐所起的作用再大不过了。“往事主题”具有的穿透力和强大感染力,为一般影片配乐不能相提并论。那辽阔宽广、舒缓动人、含义深刻的旋律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住事主题”是Morricone的代表作,又是世界电影音乐的颠峰之作。在用各种文字书写的有关这位作曲家的介绍或评论文章中,它是人们必然要涉及的一段音乐,同时又是上至影评家、下到普通观众以及无数音乐爱好者永远怀着赞叹和敬畏之情去聆听、去谈论的一段音乐。其迷人的音色、流畅的旋律和隽永的风格,对世界各国的许多影片产生了影响。
高格宣传营销网-营销宣传作品库,全力打造企业宣传服务阵地!
高格宣传营销网 » 电影配乐的神话Ennio Morricone

发表评论

营销宣传作品库,互动宣传交流平台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